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情色小说  »  乱伦小说  »  妹妹妹夫来我家
妹妹妹夫来我家
我与老公结婚以10年多了,我两性生活由原本一周多次,几乎快要天天了,慢慢转为一个月才几次,原因无它,只是老公因为工作关係越来越忙碌,还经常出差,我也经常需要加班。  我很担心这样生活会危及到,我美满的婚姻,便辞去工作好好扮演为人妻的角色。这样的调整生活方式,使得我们婚姻更加美满. 但在美满的生活总会有不小心的意外发生。  就在过年前妹妹刚结婚,她们两小夫妻为了等存够钱,在买房子,便搬进我家三楼客房,原本这栋三层半透天是我与老公爱的天地,起初还真不习惯,慢慢经过了半年多,我也已经习惯了,反而多了妹妹陪伴,不然像这次老公要出差两个月还真难敖。  在这夏季早晨已经9点多了懒洋洋起床,睡衣也还未换下就直接,上了四楼,(我们家四楼摆了几台运动健身器材),想说先运动个1小时再下楼换衣服,因为平常上班时间,妹妹她们夫妻俩老早就出门上班,家裡也只有我独自一人,所以早晨我经常还穿着睡衣在家晃来晃去。  我先是在跑步机慢跑个30分钟,已经开始流汗了,便换坐洛克马,就在坐定后要开始拉,背后传来一声。  是小杰的声音,我下了一大跳,在我惊魂未定时,小杰以站在跑步机上,微笑的看着我  一时间不知该如何是好,却故作镇定地问:今天怎不用上班。  小杰说;最近工作才忙完,主管要他好好休个年假,原本打算与妹妹一同,但她最近不能一次休很多天,所以就此作罢!他想说先在家休息两天,好好睡饱觉,过两天要回南部去看爸妈,没想被,跑步机给吵醒,所幸就上楼来也动一动。  与小杰聊了好一会,我才惊觉,我还穿着睡衣,这是一套三件式澹紫色丝质睡衣,上衣是低胸细肩带透明,胸前些许蕾丝花纹,下身宽鬆短裤,外面在一件短袖素面罩杉,腰间绑一条腰带,但那条腰带已被我抽起绑在头上,所以衣襟半开,裡头睡衣因为流汗几乎完全贴粘胸部,将我那丰廷乳房完全展现,如果仔细还能看见那粉红乳晕。  难怪小杰刚与我聊天时,眼光不时放在我胸前,而我也偷瞄了一下,他的裤裆以微微隆起,一时间我并没有感到生气,没想到35岁的我还会被小我10岁小伙子偷喵,心底却异常感到兴奋,下身一股温热暖流慢慢留下,但理智告诉我,不能在这样下去,孤男寡女衣不蔽体,不出事才怪。  我便一手抓起衣襟,不让春光继续外洩,一手扶着把手慢慢离开洛克马坐垫,不敢太大动作,以免春光再洩,事与愿违越是小心反道脚被坐垫绊倒,跌个四脚朝天。  小杰也很迅速来到我面前问:「表嫂妳有没有摔伤」我忍着哀痛望着他,发现他的眼睛一直盯着我两腿跟部,原来我两脚微开,宽鬆短裤下穿了件,透明薄纱小三角裤,阴毛不多的我加上刚刚流下淫水,整个阴唇应该清晰可见。  我才赶紧双腿併拢,说:「小杰扶我一下」  当小杰由正面将我扶起时,脚踝抽痛一下双脚一软,还好小杰够快抱住我,免得再度跌坐。不抱还好这一抱,我的脸正好贴在他结实胸膛上,我的双手因害怕跌倒环抱着他的腰,小腹间也感到一硬物顶着我,而我丰满乳房紧紧贴住他的身体,耳裡传来急促心跳声,这一刻不敢抬头看他,我怕会忍受不住,本想请他扶我下楼到我房间,但怕他会有所误会。  我只小声地说:「小杰扶我到旁边沙发坐」不知小杰是听不清楚,还是故意低下头来看着我的眼睛,问我:「表嫂妳说什麽?」我只得稍微将头抬起看着他火热的眼,微启我性感双唇才准备再说话时,小杰也不等我说话温热双唇已轻吻上我。  他突然的举动,好像是我期待已久的行为,闭上双眼微微伸出舌尖,马上被他吸附住,一时间与他两双唇完全密合,与他紧密舌尖交错,久久无法分开,而他下腹部更加不老实,除了顶住小腹外,不时还会扭动臀在我两腿间与小腹来回,上下移动,每当顶到我敏感处(阴阜)时,我便不自主发出:「嗯……嗯……嗯……喔……」 的淫荡声。  而小杰的手开始一手环抱着我一手搓弄我的双乳,虽是隔着一层薄薄睡衣,也是无比的刺激,一股又一股暖流,不间断流下,脑海裡还认为是老公的手,所以大胆地自行将外层睡衣脱落,只剩细肩带几乎透睡衣,这件通常是留给老公用嘴脱。  说也奇怪,竟然与小杰会有这般默契,他的嘴已缓缓往下经由粉颈,来到双峰隔着睡衣,慢慢舔着我敏感乳头,时吸时舔,这时我的慾火已完全燃起,我的双手不断来回摸着他的头与脸颊,深怕头会离开我的双乳。  而我喘息是越来越急促口裡更不时发出:「嗯……嗯……嗯……嗯……喔……」淫荡声。  这时他已扯下睡衣肩带,一手握起浑圆乳房,大口吸允起来:「嗯……嗯……嗯……嗯……喔……好老公……妳吸得我……好……舒服……喔……」小杰的动作与前戏与我老公太像了,所以我根本忘情老公已出差各把月了,眼前正挑逗着我,吸允我双乳的男人是妹妹的老公,还好这时楼下门铃响起,才让我回到现实中,眼睛睁开推开小杰,拾起睡衣紧握胸前,也不多做解释,羞红着脸低着头,请小杰赶快下楼,可能是宅急便送东西来,帮我收,看着小杰失望下楼,我也赶紧回到二楼房间将房门锁起。  坐在梳妆台前从镜子裡看到自己身体只被睡衣半掩,一边乳房暴露在外,原本浇熄慾火再度燃起,一手糅捏乳房,另一隻手滑到两腿底,搓弄湿淋淋阴部,脑海裡在现刚才不伦激情。直到房外敲门声才被打断。  小杰说:「姐姐请开门有妳的包裹」.  这时我怎敢再去开门,就隔着门回他:「知道了,你就帮我摆在门口就好,也请你忘记刚刚的事,拜託你了」  一直等到他上楼的声响,我的心才慢慢平静下来。  【完】